百日咳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新冠疫苗打了上针没下针会否产生不良反应官 [复制链接]

1#

4月2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疫苗接种有关情况。截至目前,全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疫苗超过2亿剂次,医务人员的接种率已经超过了80%。

全球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已连续8周上升,其中上周新增万例,为疫情发生以来单周最高,病毒继续出现新的变种。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表示,在坚持做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同时,要加快推进新冠疫苗接种,应接尽接,并继续做好个人防护。

此外,针对群众关心的第二剂次预约难、新冠疫苗有效性、会否产生不良反应等问题,发布会也逐一做出了回应。

接种进行时:避免打了上针没下针

针对有群众反映第二剂次预约难的情况,米锋表示,国家为各省份调配供应疫苗时,已充分考虑如期接种第二剂次的需求量。各地要做好精准调配,确保第二剂次接种在8周内完成,避免出现打了上针没有下针的情况,国家卫生健康委各驻点工作组对此也会加强督导。

目前,各地正积极有序地推进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二级巡视员崔钢表示:“在实施过程中,我们也是多次要求各地,要提高精细化管理,比如说要做好预约接种,避免群众长时间排队等候,或者避免出现‘已经预约上了,到时打不上’这种情况的出现。”

目前,我国已有五款新冠疫苗投入使用,整体新冠疫苗研发处在国际的第一军团,不仅为我国,还为五十几个其他国家人民提供了疫苗的支持。

在继续疫苗研发上,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成员邵一鸣介绍,我国政府在疫情早期布置了五条技术路线,其中三条技术路线冲到最前面,包括三个灭活疫苗,一个病毒载体疫苗,都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附条件上市,在目前预防接种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另外一个是重组蛋白疫苗,也已经获得了紧急使用批准。

“我们另外还布局了若干条技术路线,有十几个疫苗已经进入临床研究,包括减毒流感疫苗载体的技术路线疫苗,正在进行二期临床试验,表现出了很好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我们的mRNA疫苗、DNA核酸疫苗,临床前研究显示了非常好的前景,现在也正在进行二期临床的试验。”邵一鸣说。

有效性分析:预防感染并减少重症

疫苗的有效性不是百分之百,那疫苗还值得打吗?针对民众的这一疑问,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表示,疫苗之所以能够批准使用,前提就是它的有效性要达到一定的标准。但是如何让疫苗发挥更大的作用,就是要保持它的高接种率,并且巩固这个高接种率。在这样的情况下,疾病才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

“预防一个疾病,阻断它的传播,或者说降低它的流行强度,其实接种疫苗是更好的一个措施。现在我们有了新冠疫苗。我们在重点地区、重点人群开始接种,目的是通过有序的接种,让人群的免疫屏障能够建立起来,来达到降低病毒传播强度,最终实现阻断流行、阻断传播的目的。如果大家都认为我现在接种的疫苗不是百分之百,我不去接种,我们的免疫屏障可能就建立不起来,群体免疫也建立不起来,一旦有了传染源存在的时候,因为绝大多数都没有免疫力,这个疾病就会出现流行,也有可能会出现传播。其实,流行出现和传播出现,控制它的措施,代价也是非常大的。但是对于疫苗来说,我们提前打了,人有免疫力了,我们打的越多,免疫屏障就建立起来了,即使有散在病毒发生,也不会形成大的流行,能够达到我们期望的阻断疾病传播的目的。”王华庆说。

王华庆举例说,如麻疹、百日咳是传染性较强的两个疾病,但是通过接种疫苗,通过非常高的接种率,并且巩固这样高的接种率,已经使这两种疾病得到很好的控制,去年全国麻疹的发病数不到例,达到了历史最低的水平,百日咳也已经降到了很低的水平,这些都得益于通过接种疫苗,达到高的覆盖率,人群免疫屏障就有了保障而取得的成果。

近期,智利卫生部发表了一项科兴新冠疫苗保护效果真实世界研究,研究结果表明预防保护率为67%、预防死亡率为80%。

邵一鸣表示,智利这项发表是非常重要的。“临床试验有大量数据,临床试验数据能不能落实到真实的防控工作当中,目前我们在这之前看到最大的一个研究是以色列的,涉及到一百多万人,但是智利这个已经过了千万人了,这是目前最大的一个而且数据最完整的,是在全国的免疫接种运动当中产生这样的研究数据。这个数据也进一步说明,我们目前的疫苗是非常有效的,既能预防感染,更重要的是它能非常高效地预防住院、重症和死亡。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可以使得我们的医疗资源能够不被挤兑,即使感染,也能够很快恢复,然后能够挽救大量的生命,这都是非常好的结果。”

减少不良反应:把风险降至最低

接种疫苗之后,有些人会出现不良反应。对此,王华庆解释称,不良反应的产生跟疫苗的特性有关,也跟个人的特殊体质有关。

王华庆举例称,像过去接种麻风腮减毒活疫苗的时候,它的发热可能会在接种后一两天出现,也有的在大概一周的时候出现。为什么可能出现这样一个发热的过程呢?就跟减毒活疫苗特性有关系。有些时候还跟人的个体差异有关系,比如年龄的因素。为什么这次看到新冠疫苗在做临床试验过程中或者上市后监测过程中,有些年轻人不良反应高一些,老年人就低一些,这也跟他的体质有很大的关系。

此外,为了保证接种安全,疾控中心也建议有免疫缺陷的人原则上不接种减毒活疫苗。“就是因为他这种体质,他这种疾病状态,接种减毒活疫苗之后会出现风险。为了降低风险或者管控风险,我们原则上给这些有免疫缺陷的人,不接种减毒活疫苗,要用灭活疫苗来进行替代。”王华庆说,涉及到不良反应的发生,我们也通过采取措施,把不良反应的发生降到最低的水平,把风险进一步得到控制,让接种疫苗的人更安全得到疫苗的接种。

针对“大规模推广新冠疫苗接种可能促使病毒加速变异”的说法,邵一鸣表示,这是缺乏科学根据的。

邵一鸣解释称,病毒变异是个永恒的主题,特别是mRNA病毒,它的变异基础就是病毒会持续复制。这个病毒如何才能持续复制呢?作为新冠这种急性的传染病,它的整个病程就几周,它要想持续复制,必须要从感染者循环、不断地传给易感者,就是要流行,不流行就没有机会复制,然后就传播不下去了。

“通过疫苗大面积的推广,我们还可以为未来的病毒发生变异争取到时间,使得我们的企业、我们的研发机构能够针对变异的出现研究新一代针对变异株的疫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疫苗是绝对可以阻止变异株的出现,而不是促进它的出现。”邵一鸣说。

转自:北京商报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